汽车行业软件战略与敏捷开发思维

 二维码

可以说,智能手机使用最少的功能之一就是它的电话功能,但我们仍然称它为“移动电话”。以现在充斥着软件驱动技术的汽车为例,我们可以认为,“汽车”或“卡车”这两个词语现在已经过时了。

价值流管理公司Tasktop的首席执行官米克·科斯滕(Mik Kersten)表示:“每个人都意识到汽车是一种移动设备。”

Project & Team公司的总裁兼数字转型实践负责人杰夫·舒派克(Jeff Shupack)进一步阐述了这一观点:“汽车现在就是一台电脑。当我们想到一辆汽车时,脑海里出现的并不是网络和物理组件,仍然是实体汽车,因为我们没有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看待汽车的真实面貌。”

这些新命名,揭示了汽车行业正在努力认识和克服的一个问题——如何将其长期以来对周期性产品开发和制造的重视,转变为更有效地关注如何通过软件来真正推动行业持续发展。一些专家表示,该行业不仅必须进行这种转变,还必须加快步伐。

我们只需要想想大众ID.3电动汽车的情况。大众在2020年首次推出这款仅在欧洲销售的小型电动汽车时,它遭遇了无数软件问题,该公司表示,这些问题现在已得到纠正。不过,对于一款重要产品来说,这是个不祥的开端。

Tasktop公司的米克·科斯滕认为,这是大众领导层目光短浅的结果。他解释道:“大众首席执行官表示,汽车行业将在未来10年发生变革。不,事实上,它现在已经改变了。”

宝马和通用汽车等公司应对这种变化的一种方式,就是所谓的敏捷思维。Scaled Agile公司是该领域的先驱,创建了规模化敏捷框架(Scaled Agile Framework,缩写为SAFe)。

Scale Agile的SAFe伙伴和首席顾问哈利·柯恩曼(Harry Koehnemann)将SAFe描述为“一套关于如何采取敏捷实践的知识和指导,这些实践在过去几十年里已经在团队中得到了证明和展示,并在规模化层面上应用它们……一直到企业层面。”

敏捷开发以用户的需求进化为核心,采用迭代、循序渐进的方法进行软件开发。在敏捷开发中,软件项目在构建初期被切分成多个子项目,各个子项目的成果都经过测试,具备可视、可集成和可运行使用等特征。换言之,就是把一个大项目分为多个相互联系,但也可独立运行的小项目,并分别完成,在此过程中软件一直处于可使用状态。

这将如何帮助汽车制造商更好地专注于软件开发和管理,并加快进程呢?柯恩曼提到了他在2011年左右加入通用汽车的经历,当时他被任命为通用汽车的工程师,协助他们转向敏捷实践。2020年,通用汽车开始与另一家公司讨论如何调整SAFe。柯恩曼报告说,初步结果令人鼓舞。

“他们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我想从我们每周的谈话中说,高层领导人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正在使用我们的实施路线图作为指南,这对他们来说很有效。他们已经创建了一个精益敏捷卓越中心(Lean-Agile Center of Excellence)来推动转型,得到了高管的支持,并很好地解决了他们的文化和架构需求,在新冠疫情期间,他们做到了这一切,向他们致敬!”柯恩曼说。

切实的证据是GMC的悍马EV。柯恩曼提到,当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要求设计团队设计出一款电动悍马汽车时,他们的回答是,这可能需要四年时间。她要求把工作分成两部分完成,“他们肯定是通过把一些东西留下来,在数字环境中工作,找到了解决办法。”

Project & Team总裁兼数字转换实践负责人杰夫·舒帕克 ▼

不过,汽车行业还远未达到这一目标。Project & Team的杰夫·舒帕克(Jeff Shupack)帮助企业实施Scaled Agile的框架,他说,要想了解问题的一部分,只需要看看半导体行业是如何被当前的芯片短缺所削弱的。

它源于企业的思考:“我们的竞争优势是什么?芯片使我们独一无二。我们外包。我们把最具竞争力的优势外包出去。”

舒帕克说,“企业仍然有那种传统思维……但真正创新的地方在于芯片,或者是它的信息物理整合。但我们现在只有将汽车定义为一种信息物理产品,我们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Tasktop的米克·科斯滕认为,要想成功地加速汽车制造商对软件开发的关注,最重要的因素是加快他所说的“流程时间”,即向客户交付价值所需的时间。

米克·科斯滕,加拿大温哥华软件公司Tasktop的首席执行官 ▼

他开发了一个流程框架,他说,“领导层可以理解,我们在解决自动驾驶事故方面是否太慢,我们能多快把这些产品推向市场?如果我们增加了开发人员,我们真的能在汽车上提供更多顾客喜欢的出色功能吗?”

科斯滕以手机制造商诺基亚的戏剧性垮台,作为狭隘思维的例子。苹果和三星等竞争对手凭借超能力的智能手机将手机推向了一个新的水平,诺基亚一度是市场领导者,但它最终失去了这个地位。

“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对可能拥有良好浏览器、应用商店的软件平台进行适当的投资。他们不断地雇用更多的开发人员,并不断地进行现代流程、敏捷开发流程……但并未投资所需的基础架构,使软件开发人员发挥作用。他们不断地投入资金,但获得的收益却更少。”科斯滕说。

“他们失去了整个移动市场。如果在领导层层面上,这种方法不改变,我们将看到诺基亚的故事在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大型汽车品牌中重演。”他说。

Scaled Agile的哈利·柯恩曼说,同样必须改变的是产品周期的传统哲学,它支持通过软件开发进行持续的变化。

SAFe研究员兼Scaled Agile首席顾问哈利·柯恩曼 ▼

柯恩曼说:“这是确定产品、制造产品、发布产品的传统思维方式,我们已经不这么做了,现在我们要转到下一个产品,而不是关注持续的价值流。”

柯恩曼表示,在这一过程中,最显著的搅局者是特斯拉,该公司通过频繁的OTA升级和产品硬件迭代,不断更新其汽车技术,而不是等待数年的产品更新。

“它甚至改变了我们对构建和设计汽车的看法。”他说。“它确实改变了你将如何设计系统和商业模式的思维方式。”

当被问及这种加速软件开发和交付所需的变化过程何时结束时,Project & Team的杰夫·舒帕克抛出了他自己的一些问题。

“你想什么时候停止创新?它是不断进步的。你的转变什么时候完成?当你准备停止竞争的时候。”


客服服务热线
手机:18385445050  (周一至周日:9:00-18:00)
公司地址:贵州省花果园财富广场1号楼35楼22号 邮政编码:550002 客服邮箱:service@qlcom.cn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18385445050
website qrcode
电话:0851-85755593